详细介绍

06

2024

-

05

七三一部队哈尔滨本部部分队员《身上申告书》对外发布

作者:

哈尔滨市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


5月4日,七三一陈列馆对外公布七三一部队哈尔滨本部队员《身上申告书》,将计划在七三一陈列馆公开对外展示,以充分发挥新发现档案史料的社会价值与教育功能,坚持“让历史说话,用史实发言”。

“身上申告书”属于日语词汇,“身上”是“身世、经历”,而“申告”就是“申报”。所谓“身上申告书”翻译过来就是“个人情况申报事项表”。七三一部队《身上申告书》是二战结束后没有跟随七三一部队以部队为单位整建制回到日本复员的部分成员,他们在战后不同时期以个人为单位回到日本后,所填写的个人情况登记表。

《身上申告书》记载了“姓名”“籍贯”“家族情报”“兵种”“战争结束前所属部队”“登陆上岸归还信息(时间、地点)”“官等级”、“战争结束前的前属部队”“工资额”“入队时间”“武装解除信息(被解除武装的时间地点)”“拘留中在不同看守所的往返经过”“战争结束时的职务名称”“战争结束时的履历”“战争结束前后所属部队的解散情况”“从战争结束时到西伯利亚扣留过程中接受医疗救治情况”等信息。清晰记载了从进入七三一部队开始的参与系列犯罪活动和在不同部队间流转,以及在1945年8月败退到回国期间的活动轨迹与辗转历程。

 

本次发现整理的《七三一部队本部“身上申告书”》共69页,共记载了52名人员基本信息。这些人在“二战结束时所属部队(固有号和通称号)”一栏中,或者填写“满洲第25202部队、七三一部队”,或者填写“关东军防疫给水部,七三一部队”,部队驻守地点多写“哈尔滨”或者“平坊”(平房)。

一、新发现、新线索及新内容

(一)“伯力审判”研究新线索

《身上申告书》重点记载了部分成员在被苏联红军抓捕羁押到苏联境内后再收容所往返、多次接受问询调查等具体内容,除了以往知道的苏联在1950年出版《前日本陆军军人因准备和使用细菌武器被控案审判材料》中所公开审判的12名细菌战犯外,七三一部队成员江木义郎、小关重雄在自己的《身上申告书》中记录了自己也曾在伯力接受审判,都被判处了25年有期徒刑,后续因为政策调整,分别在1956年和1953遣返回日本。这是以往资料中不曾关注的内容,也是后续研究的新线索和新方向。

(二)七三一部队与五一六部队人员流转调转新情况

在《身上申告书》中记载了七三一部队同关东军化学部(齐齐哈尔五一六部队)人员调转的线索。齐齐哈尔五一六部队也就是关东军化学部,是日本实施化学战的大本营。在以往文献记载中,可以确认七三一部队同五一六部队进行过业务合作,曾多次联合开展过毒气实验,并且七三一部队设有单独的毒气实验室。    

在《身上申告书》发现了两支部队存在人员调转流动的新情况。平川义人从1944年1月1日到12月1日在齐齐哈尔关东军化学部516部,在1945年调入哈尔滨七三一部队。这个记录,足以证明了两支部队存在人员调转流转的情况,值得后续去深入研究。

(三)七三一部队与伪满国立哈尔滨医科大学协同犯罪新内容

关于七三一部队同伪满国立哈尔滨医科大学合作培养少年兵的问题。森村诚一在《恶魔的饱食》中记载了原队员的回忆:“虽说如此,不仅可以领到每月的薪水而且(731)部队教育结束后,成绩优秀者可以上哈尔滨医科大学……将来也可以开拓出做医生的道路,也能够当临床检查技师”。在《身上申告书》记载了岩丸宗彦、小关重雄、川合贞一郎等4人,他们以军属学生的身份从日本到哈尔滨,在进入七三一部队后,经3个月短期教育培训后被送往伪满国立哈尔滨医科大学进行所谓“医学”方面培训学习,周期三年,毕业后再次回归到七三一部队,他们的年龄最小的15岁,最大的21岁。

(四)七三一部队设立专职“情报员”新发现

七三一部队主要由将校、见习士官、准士官、下士官、兵、军属等六种身份构成,另外尚有少数不明身份者。本次新发现七三一部队设有专门“情报员”职位,主要任务就是为日军在中国实施细菌战刺探军情。吉田昌次,从1937年7月至1938年1月,在华北地区北京、天津刺探情报。1940年8月1941年3月,前往浙江杭州刺探情报。

二、价值与意义

(一)《身上申告书》具有客观性、真实性和唯一性,是研究七三一部队全新的一手史料与核心档案,是全方位认知七三一部队的规模形制、协同犯罪、人员流转及战后轨迹等关键问题的重要证据,对于全面揭示日本细菌战罪行具有现实意义。

(二)《身上申告书》记载了部分七三一部队队员在进入苏联后的收容劳动、接受调查问讯及出庭审判等详细经历,这是以往研究中不曾关注的重要信息,能够弥补原始资料长期严重缺失的不足,提升了历史研究的真实性和准确性。

(三)通过对《身上申告书》整理研究可以得知,在七三一部队本部在整建制撤离溃逃过程中,仍有部分人员没有统一撤退回到日本,是以个人为单位回到日本复员。这改变了七三一部队撤离问题的学术认知,纠正了此前研究中的错误史实和不当认知。

(四)《身上申告书》记载了七三一部队同五一六部队、伪满国立哈尔滨医科大学、哈尔滨市立病院之间的人员调转、关联与互动,再一次证明了七三一部队人体实验和细菌战犯罪是日本“军政医学”一体化共同实施犯罪行为,是自上而下有规模有组织的集团犯罪,属于国家犯罪。

关键词:

最新资讯


分享到: